供僧緣起
首頁    |    法會紀實
2008年供養斯里蘭卡電腦
等教學設備
2013年柬埔寨佛教大學及
中學應供學僧
2013年緬甸巴利文佛學院
供僧會場
 
  民國90 年以後,國內的供僧活動、齋僧法會愈來愈興旺,由慈光寺惠空法師所發起的「東南亞育僧供僧法會」,也從2005年開始每年舉辦。今略將此緣起與經過做一說明:

  廿一世紀是全球化的國際交流時代,故世界各地佛教的發展,也都須面對世界佛教交流問題。隨著台灣與世界佛教的密切互動,並透過實際交流訪問,惠空法師提出「佛教三大區塊」與「三系佛教交流」理論,以面對世界佛教的發展。
2006年柬埔寨供僧會場主席臺
   
  所謂「佛教三大區塊」是指佛教的弘傳,將以三個區塊為重鎮,進一步向全世界推動:第一是東南亞;第二是印度;第三是中國大陸。
 
  而「三系佛教交流」是指南傳、藏傳和漢傳三大佛教教派的交流與衝擊。此中大陸佛教自改革開放後積極復興而略有規模;印度佛教在滅亡千年後,正逐步接受南傳、藏傳、漢傳等各種財、法、人力資源而重生當中;東南亞各國佛教多為南傳佛教國家,但因長期受殖民統治與內亂之苦,整體發展落後,唯近年來亦隨政治安定而慢慢發展中。
2014年越南同奈中級佛學院應供僧伽

  東南亞國家除新加坡外,社會經濟相較於台灣要來得貧困,尤其寮國、柬埔寨、緬甸、泰國、斯里蘭卡等佛教國家。這些佛教國家因長期受佛教文化薰陶,年輕僧眾很多,但因社會經濟貧乏,寺院一般無法全面供應其生活資具,年輕僧眾求學期間,都要靠托缽或家人有限資助,供給學費及生活費。而大多數僧伽學院,學校校舍老舊,如木板牆壁穿空,地面水泥破損看得到土。教室也不夠,一個教室擠一百個人,擁擠到走都走不動,炎熱夏天也沒有電扇,影印機、電腦設備更是沒有。這在台灣現今人手一台電腦、家家戶戶有冷氣、汽車的富庶環境,是難以想像的。

  惠空法師長年從事僧伽教育工作,深知僧伽教育的重要與資源取得的艱困。所以看到這些佛教國家年輕僧眾求學的辛苦,本著將心比心、育僧護僧的心情,希望能供養僧眾些許生活費,也指定贊助部分佛教大學、佛教高中及佛學院興建校舍、購買桌椅、電腦、教科書、佛典等教具經費。

  在此想法下,慈光寺及其他十幾個寺院,號召周圍信眾舉辦「東南亞育僧供僧法會」。主要以越南、柬埔寨、寮國、斯里蘭卡、緬甸五個東南亞國家為主,每年都供養數千位僧眾,而且絕大都是年輕學僧,並選擇重要的國家僧伽大學或佛學院十間左右,提供經費購買教具或書籍。

  當然海外供僧法會,因為空間的距離、文化的差異,不可能像台灣大型齋僧法會一樣,持續半年以上,組織化動員全台各地五千位以上義工,所以最重要的是選擇誠信可靠的協辦單位與周密的事務性溝通協商,以確保每一分錢都能實際供養在僧眾身上。東南亞育僧供僧法會,每年供養僧眾數千位,與台灣齋僧法會供養人數差不很多,但分散在三、四個國家,五、六個會場舉辦,所以每場規模較小,較容易操辦。但相對的,在力求最有效率的時間行程下,要串連不同國家,完成五、六個供僧法會,與供養多所僧伽學院,旅途的奔波與事務的緊湊,是不可避免的。加上不同國家在語言、佛教文化上都存在差異,所以許多細節問題要不斷溝通、克服。

  事實上「東南亞育僧供僧法會」是以最簡約的經費、最精簡的人力來成就育僧供僧的福報。東南亞的消費物價約台灣十分之一,所以,台灣供養一萬元,對他們的生活價值而言就等於接受十萬元的供養。台灣經濟發達,佛弟子對於供僧功德也有堅定信念,所以每年都有好幾場大型供僧法會,一場經費動輒四、五千萬。而「東南亞育僧供僧法會」也在台灣佛弟子們愛烏及屋的心情下,在不忘供養台灣僧眾之時,也能挪出一小部分金錢,護持同為佛弟子的東南亞僧眾,既對這些僧眾有實質幫助,也有助於南北傳佛教的友好交流,更得以在眾多僧伽身上植福。

 
斯里蘭卡佛教中學簡陋廚房 寮國佛學院教室 寮國中學年輕僧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