供僧義涵
首頁    |    法會紀實
2009年斯里蘭卡僧伽學院供僧,
步入供僧會場
2010年柬埔寨供僧,
惠空法師宣讀疏文
2010年寮國僧伽學院供僧,
惠空法師宣讀疏文
 
  盂蘭盆供僧精神,從佛世時流傳至今二千五百多年,隨時空因緣不同而賦予不同發揚義涵與價值。由慈光寺號召台灣佛教界共同舉辦的「東南亞育僧供僧法會」,可說是將台灣佛教六十年來發揚盂蘭盆供僧精神的成果與經驗,推廣到東南亞各國佛教,此中所蘊含的時代意義有以下幾點:
2007年越南大叢林供僧,
宣讀疏文及消災超薦名單
 
 
(一)、經濟效益
  十八世紀以來 ,因歐陸國家帝國殖民政策,東南亞各國都淪為殖民地,如越南、柬埔寨、寮國成為法國殖民地;印度、斯里蘭卡、緬甸等成為英國殖民地。這些國家在殖民壓榨下直到二十世紀才獨立,至今都非常貧窮落後,國民所得不到一千美金,僅台灣一二十分之一。而這些國家基本上都是佛教國家,如柬埔寨、寮國、緬甸、斯里蘭卡、泰國等為南傳佛教國家;越南因長期為中國藩屬,受中國文化影響,故屬北傳大乘佛教。
 
2011年供-寮國佛教高中教科書、
投影机、桌椅等
  這些佛教國家,因受國家與文化信仰支持,至今都含蘊深厚佛教教化力量,人民百分之八、九十信仰佛教,年輕僧眾多,故佛教人力資源充沛。只可惜因受殖民統治與政局不靖影響,國力不振、民生經濟衰微,佛教在無社會經濟基礎下,無法順利推展。如僧眾在缺乏四事供養下,不能安心辦道而還俗;僧團無法提供學習環境提升僧眾素質等。

  所以今天台灣佛弟子支援他們一點點微薄資源,可以讓他們快步行走,早幾年茁壯,早幾年將佛法推向全世界利益廣大眾生。雖然只是幾百元育僧供僧供養金,對東南亞僧眾而言就是一兩個月的生活費,這或許就是助成其道業成就的善緣。而從國民所得的差距來看,台灣佛弟子們也得以將有限的世間財富,乘上一二十倍的經濟效益,轉化為無盡的供僧福德。
 
(二)、佛教南北兩翼交流互助
  泰國朱拉隆功大學校長在93 年前後的南北傳佛教合作會議中提到:釋迦牟尼佛教法如一隻鳥,南北傳佛教如鳥之二翼,唯兩翼互輔,鳥才能翱翔自在。此喻非常恰當、微妙。值此廿一世紀,交通、資訊發達、跨國企業、教育普及、文化思潮之種種社會變革,更顯出此觀點之真實與重要。而且近年來台灣社會有大批東南亞移民人口,台商也到東南亞各國廣設據點,交往益見繁密,甚至很多成為家人親友,對於東南亞各國更應多一分關注與善解。
2011年供養柬埔寨僧伽大學教學設備
  南北傳佛教因教法、教制不同,長期隔閡而漠視。事實上,南北傳佛教在歷史上,都各自發揮其教化力而光輝燦爛,至今也都各自保有各種豐富的佛教文化、思想遺產。面對廿一世紀國際交流趨勢、面對西方基督文化衝擊,南北兩翼佛教唯有開啟友好交流互助,才能攜手推進世界佛教的發展。台灣佛教六十年來的發展,累積了佛教適應廿一世紀文明的發展經驗,東南亞佛教國家則保有傳統的佛教文化與豐沛的人力資源,透過「東南亞育僧供僧法會」展現台灣佛教對南北傳佛教一家的善意,正是做為日後南北傳佛教交流互助最好的橋樑。
 
(三)、育僧之價值
  世間以教育為社會國家百年發展大計,就是認知到優秀人才的培育才是厚實國力的保障。同樣的,佛陀將佛法弘傳責任交付僧團,「法在人弘」,唯有僧伽之清淨莊嚴,才是世間福德泉源及出世解脫根本。而清淨莊嚴之僧伽,要靠長期教育而來,唯有良好的僧伽教育,才有佛教光明未來。經上說有四不可輕:小火苗、小王子、小龍、小沙彌。因為星星之火可以燎原、小王子將來可成為大國王、
 
2013年柬埔寨僧王于供僧法會致辭
  小龍將來可以翻江倒海、小沙彌將來可成為宗師長老。中國佛教的光輝,就是在諸如智者大師、六祖惠能大師、玄奘大師等歷代宗師的荷擔下傳承。所以,要將每位年輕僧眾都視為未來佛教領袖來培育。

  「東南亞供僧育僧法會」標舉育僧供僧的旗幟,既供養佛學院僧眾,也護持佛學院教育經費,就是希望能對東南亞年輕僧伽的培育盡一分心力。相信培養一位優秀僧伽,就能為佛教未來開創百年以上新局,也使信眾供養的福德隨佛教發展而綿延長久。
 
(四)、育僧與盂蘭盆修道功德之結合
  惠空法師從事僧教育近三十年,深深感慨台灣佛教界對僧教育之忽略,台灣各佛學院都由寺院獨自辦理,獨力承擔辦學經費,幾乎沒有教界的支持。而一般信眾多歡喜參加法會請僧眾誦經祈福,或樂於供養僧眾植福,但卻不知護持僧教育之福德更大。此並非大眾不願護持僧教育,而是缺少護持僧伽教育理念的提倡。
2013年越南大叢林千僧齋僧會場
  近年來在盂蘭盆供僧法會提倡下,慢慢有護持僧教育之觀念,這是可喜之事。因為盂蘭盆供僧的根本義涵,正根植於僧眾三個月結夏修道的功德,是對法身慧命的尊崇。而佛學院的僧眾,可以說整年都在求學修道、增長法身慧命中,既是最值得供養的僧眾,也是最需要供養的僧眾。同時,做為大眾僧法身慧命搖籃的僧伽學院,更需要全體教界的護持與關心。
  台灣每年傳授三壇大戒時,居士們都發心去戒場護戒打齋供養,就是因為戒場是成就人天師範的第一個教育場所。佛教界各種誦經、禮懺法會,因尊重僧眾的修持威德,都恭請僧眾主法、帶領,而這些僧眾都須經僧伽教育的養成。僧眾出家受戒、法會祈福是一時的因緣,須靠眾緣成就;僧伽教育的養成是長期的事功,更須殷重的護念。
  2014年緬甸巴利文佛學院供僧,
院長代表接受供養金

  護持僧伽教育事業,就是護持佛教大眾僧的法身;供養僧伽教育事業,就是供養佛教大眾僧的慧命。供養法身慧命之福德絕對遠大於供養色身。殷切希望佛弟子能將盂蘭盆供僧推崇修道功德本懷,深化為支持僧伽教育之法身慧命事業。使佛教僧伽教育永續健全,為培養法門龍象而努力。